虽然无法渡河,但兵王的部队依旧在朝北地进发,绕过三门峡,打算到达太原市的西面,和觉醒者联盟隔河相望。

  到时如果依旧找不到渡河方法,就只有从太原派出援军,两方合力拼出一条生路了,同时,兵王和曹宇峰也开始安排作战部署和强者分配问题。

  直到这时,兵王才知道觉醒者联盟的实力有多强,虽然战士数量远不如黄蜂,但觉醒者却多了数倍有余。

  倒也难怪,黄蜂毕竟是黑道组织,加上郭盛行事乖张,很多觉醒者都不太愿意加入,就像陈凯他们,宁愿绕路前往太原。

  曹宇峰身后已有不少精锐高手,可这竟不是全部,太原的联盟总部还更多!其中有两大团队更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
  第一团队就是陈凯和顾婉婷所属,时隔数月,陈凯已是觉醒者联盟的当家花旦之一,铁壁称号已初具雏形,曹宇峰这次之所以放心离开太原,就是因为有这家伙在家里主持大局。

  但最强团队却不是他们,而是几个新加入不久的家伙,团长叫郭笑天。

  “那个叫郭笑天的倒不算很强,实力中等偏上吧,只是深谋远虑非常机敏。”曹宇峰摸着下巴道:“但他们团队有个感知型的少年非常了不起,假以时日或许会达到我和苏欣妍的水准,说是目前最强的感知型也不为过!”

  “切!”兵王嗤之以鼻道:“我是不知道那小子算哪根葱,但最强感知型?绝对非你儿子曹阳莫属!只是他现在……哎。”

  曹宇峰干笑了几声没有再说,他本以为兵王是想捧他几句,以缓解此刻大家的压抑心情,却没想到兵王连一个字都没夸张。

  一个月前,我和兵王的十次交手,就能偶尔赢个一两次了,说明我在那时就已无比接近兵王,也接近和他实力几乎相同的曹宇峰和苏欣妍。

  只可惜,某人的老爹至今没有觉悟。

  现在呢?这一个月从数据上来说,我落下了一些,但从整体战斗力来说,我依旧是不减反增的,异能的拥有,战斗姿态的开启,终极武器的获得。

  这三方只要任选其一,就足以让我和兵王平起平坐甚至少许超越了,更何况三合为一?甚至数据的落下也并不太多,我此刻的精神力依旧快要突破400大关了!

  往北的这一路上,我每次闲得无聊都会和赵凡切磋下实力,几乎是清一色的压轧,甚至我连武器都不用。

  是赵凡太弱?不!他和陈凯的实力应该在伯仲之间,一攻一防而已,可他每次和我切磋,连五分钟都撑不住就会累的呼呼直喘。劫天记

  “不打了,我力量再强都没用,根本碰不到曹阳你。”赵凡哭笑不得道。

  如果是因为速度慢而碰不到,赵凡也就认了,可每次我都在他发出攻击前躲避,等于他尚未出拳,就注定会打空了,这谁受得了?

  赵凡不打了,我就去找陈辉,当然必须是拿起武器的。

  记得一个月前,我和陈辉战斗是很苦逼的,我很难输,但绝对赢不了,而陈辉这一个月的成长同样很快,所以才一直压制着自由之翼。

  可结果呢?十分钟后,我累的呼呼直喘,陈辉也一样呼呼直喘,却同时拎着那早已崩碎的骨矛一个劲抹眼泪。

  “我再不和你打了,你那武器太欺负人了!”陈辉闷闷道。

  骨矛已够强了,不仅坚硬且再生极快,可架不住陈辉每次和我的武器相撞,那骨矛都会粉碎一次,再生快又如何?他疼啊!

  甚至就连小槑!

  小槑的实力简直暴走到没话说,连陈辉也扛不住她那狂舞攻势,可我只要拿起武器,短时间内拼个旗鼓相当是绝对没问题的,只看我们父女俩谁先累死,当然九成九是我先……

  “你那武器确实强得没边,你说每一位新人类都有?那我们觉醒者的胜算好低啊。”赵凡叹息连连道。

  我也在叹息,却不知道这想法,其实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误区,就连娃娃都不知道,她对这种武器的认识,只限于穿梭时空前在未来博士的实验室里见过,有多少?是否人手一把?其实娃娃也搞不清楚。

  南华昀知道,他也有一件。

  话说南华昀在做啥?当我前往郑州时,他正和苏苏鳞王在安徽湖北那边,拼的是轰轰隆隆乒乒乓乓,当异化者被新人类接连清洗,苏苏彻底火了,立刻带着怪物群四处搜寻新人类,一遇到就大打出手。

  异化者还是很强的,至少数量多!逐渐就连新人类也感觉有些难对付,所以原本待在巢穴里的南华昀才会出来撑场面。

  可他不知道,苏苏就是想让他快点滚出来!

  排实力,苏苏在异化者中连前一百都排不上号,但论智谋比鬼主意,唯有鳞王才勉强能跟得上她那小脑瓜。

  第一次见到苏苏,我就被她算计的差点挂掉,陈凯团队还险些全军覆没!重生之末日逆袭

  第二次我不在,但兵王在合肥之所以守不住,就是因为她和鳞王这俩阴谋家联手的缘故,这妮子比锡羽弱了一倍都不止,但锡羽却件件事都听她的,从不反驳。

  反观南华昀,只看这货当年被郭盛这区区人类算计到死在实验台上,就知道他霸气有余阴谋不足了,他压根就没想到,自己刚刚踏出巢穴不久,一个黑影就钻了进去。

  是钻不是走,那是个仿佛爬虫类姿态的异化者,从地底下潜入进去的,咦,他是南翔挖掘机专业的?黄子谦二号?

  那天,所有新人类都没发现他在巢穴的光幕下钻来钻去不亦乐乎,很快,他就回去找苏苏了,很快,苏苏就眯眼笑了。

  类似瞒天过海,调虎离山和声东击西,这些战术苏苏都玩烂了,真不知道她这十多岁的小萝莉,脑子里为何会有这么多鬼点子。

  “虽然不知道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,但想玩?本小姐就陪他们玩喽,去他们的巢穴里看看,总该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了吧?”小萝莉森然道。

  南华昀可能要吃亏了,当然,新人类实力依旧领先异化者多多,就算吃亏也不算很大,但巢穴如果被攻打的话……

  南华昀此刻并不太担心,他感觉巢穴是固若金汤的,就算他不在,依旧有强者留守,是谁?某人的妹妹!

  这简直是一家老小满门英豪啊,老爸是最强联盟boss,老哥是最强感知型,唯一苦逼点的小妹,也是这群新人类之中仅次于南华昀的强者。

  “曹婷?她不行吧,只是个小姑娘。”曾有新人类这么质疑过,南华昀却微微一笑。

  “她很强,而且我给过她未来世界的十大皇武之一,对付几只异化者是绝无问题的。”

  等等!十大皇武是个啥?可怜我望着手中那终极武器,至今没想好叫啥名。

  感觉,某哥哥捡到宝了,感觉,某妹妹要倒大霉了……

  那天,当新人类巢穴发出第一声混乱示警,囚室里的某人陡然睁开眼睛,一抹阴冷浮现嘴角,他等了一个月,终于等到了机会,来的是谁?朋友?敌人?

  不管是谁,这都是他的机会,也是他在囚室中撑了一个月尚未死去的原因!

  他的结局会怎样?是死在混乱中,还是借机龙归大海鸟入林,激起再一次的滚滚波涛?一切尚未可知,因为那场混乱之源并非因他,那些家伙也绝非他的朋友,而是敌人!

  敌人?郭盛笑了,这世上只有陈凯和顾婉婷这两个杀了他儿子的家伙,才是真正敌人,其他所有,都可能是被他利用的棋子!护花之最狂学生

  我离开新人类巢穴时,曾和郭盛有约,此刻却快要把他忘记了,这悲催的boss,所有部下都弃他而去,兵王过了三门峡,我也到了郑州。

  出乎我的意料,郑州几乎看不到怪物,原本还想大杀一场的我是彻底失望了,貌似被大批军队清理过,难道是兵王?

  可他们清理完怪物去哪了,怎么渡河的?站在岸边,我看着那滚滚红潮目瞪口呆,这和我记忆中的黄河完全不同,感觉比西游记里有妖怪的流沙河还要凶险万倍!

  真有妖怪!河水里,一张血盆大口陡然扑出,吓得我扭头就跑,神马玩意?

  那竟是一只鱼形庞兽,仿佛一辆大卡车般撞了出来,发现没咬着,又扑腾扑腾的翻了回去,激起漫天水花,岸上的一群人狂擦冷汗。

  “渡河是不可能了,他们难道从郑州大桥走的?”赵凡眯眼道,可不远处那座巍峨壮丽的桥梁,明显从北岸处断裂了,桥墩都碎成渣了。

  “兵王这过河拆桥的王八蛋!”我狠狠朝北岸竖了竖中指,却不知自己错怪了某人。

  兵王和曹宇峰必须绕行,因为他们带着很多手无缚鸡之力的难民,可我们需要绕么?瞄了瞄那断桥上的钢锁缆绳,我眯眼道:“学人猿泰山那样荡过去?”

  “掉下去怎么办?”赵凡哭笑不得道:“水里的怪物比岸上更多更可怕,看那翻滚的浪花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怕毛,身为觉醒者要艺高人胆大嘛。”我毫不在意的指了指断桥上道:“看,那边不也有人想要荡过来么。”

  那是几个黑影在或追或逃,其中一人明显被追急了,想要凭借速度和缆绳荡过断桥。

  “好像在战斗,是觉醒者和异化者?走,过去看看!”我招了招手,带着刚刚组建的混乱军团再次踏上征程。

  刚上桥,对面的黑影就突然跃起,抓紧缆绳拼命朝这边荡来。

  她原本就是这么荡过去的,为侦查对岸环境,可那时她身轻如燕,此刻却伤痕累累,那脚步已颤抖的随时会倒下。

  更何况,异化者追到了,利爪伸出,拼命想要抓住缆绳切断,而河水里,几只鱼型怪物似乎发现了这一幕,齐齐张开血盆大口等待着,只等她摔落,就一口吞下。

  也就在那一刻,我突然眯了眯眼疑惑道:“是苏欣妍?”

欢迎大家访问:飞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txiaoshuo.com/book/58656/1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