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羽帅好幸苦,当他侵占娃娃失败后,他被随机传送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南美洲一名智能体的身体里,而南美洲的觉醒者早已被歼灭,那名智能体也只是……活在新人类的囚笼中,天知道他是如何艰难脱困的,因为那名智能体几乎没有力量。

  可他还是做到了,第一时间赶回来,救下了当时完全崩溃的休兰,否则按休兰当时的情况,倒在半路被噬尸兽吃掉都有可能。

  但休兰是如何对他的?决裂!彻彻底底的分道扬镳。

  羽帅知道,休兰的意识已完全崩溃,做什么,甚至说什么,很多时候都只凭那一份疯狂,自己根本控制不了,但那些话真的很伤人。

  而当羽帅走出基地时,他又忍不住开始思考休兰的那些话,如果没有他的时空穿梭,局面真会更好么?答案是否定的。

  首先,如果没有时空穿梭,那这个时空断点根本就不会开启,树干上根本就不会发出这棵枝芽,所以根本就不会出现如今的这个平行世界。

  其次,如果没有时空穿梭,四名裁判官连齐聚的机会都没有,事情会按照原样发展,一年多左右,主级庞兽就会吞掉一颗陨石。

  但休兰有句话却说对了,博士的画蛇添足!他最最错误的就是……

  觉醒者这种生物,从一开始就不该出现,没有觉醒者就没有我,就没有了之后所有的变故,确实,觉醒者会让这场末日竞赛更剧烈,强者的成长速度更快,所以区区两年时间,就几乎走完了之前需要七八十年,甚至七八百年去经历的某些事。

  可问题是,一旦加速的太快,局面就根本无法控制了,这就是博士最大的败笔!

  “哎。”羽帅深深叹息,其实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已经无所谓追究谁的错误了,他唯一能做的只有……不,他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休兰的决裂已说出,这场末日竞赛的任务已结束,他只有等待,等休兰发泄完他的疯狂,然后彻底终结这个世界,再重新开辟另一个时空断点。

  休兰会怎么做?羽帅已管不到了,哪怕他其实很想再帮帮他,但休兰不接受。

  “其实我知道你想做什么,将四名裁判官的力量完全集中于自己一身?将失去的同伴力量全部吃回来?可惜,这个想法是不成立的,只会毁掉你自己。”

  “但随你去闹吧,反正无论你闹成怎样,最终我都会出来收拾残局的,反正就算你毁掉了自己,也还剩下我。”羽帅喃喃道,迈步踏下了深深的地下基地底层,从那天起,他就再没出现过,直到休兰的疯狂彻底结束。

  其实羽帅还想为休兰做最后一件事,就是再帮他找一个新的身体,他无法恢复休兰的意识,但身体……早已定好了,可当地表基地被毁,张伊凡失踪了!

  张伊凡去了哪?谁也想不到的,他和某个呆丫头在一起。

  那浪潮中,他曾拼了命的去救她,和她紧紧相拥,却又不得不分开,是命运作弄么?当浪潮将他们齐齐冲出基地,他们竟然又遇到了彼此。

  那一刻,张伊凡激动的跳了起来,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小槑的手,那一刻,小槑有些呆萌,因为张伊凡救了她的缘故,她已不会再攻击他了,但却又不知是否该接受他。

  然后呢?张伊凡本该立刻回基地找爸爸的,可他真心舍不得小槑,又不能把小槑带回去,所以小孩忸怩了半晌道:“你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么?那我先送你,再回去找爸爸好了。”

  送个屁,小槑不认识路,他就认识了?但我们的呆萌小槑并不知道,这只是某个小屁孩的泡妞手段而已,所以嗨嗨的笑了几声,点头答应。

  那一路从欧洲往亚洲走,两个小家伙是手牵着手的,张伊凡脸色通红的走着,时不时的随便指个方向,他巴不得绕的越远越好,越慢越好。

  同时,两年了,张伊凡第一次踏足这场末日,对一切都好奇不已,连看到片被宇宙菌覆盖的红色沙土地都要上去跺几脚玩玩,小槑也是个萌货,他玩,她就陪他玩,于是两个小东西这一路是不亦乐乎。

  可惜,送君千里终须一别,他们始终要分开的,因为小槑不能跟着张伊凡,又不懂得劝说他离开羽帅,虽然那一刻他们都有一种期盼,如果时间能停顿在此刻就好了。

  同时,郭盛最近一直在想,至暗之时开启前的暴风雨究竟是什么,是休兰?不,休兰伤的根本动不了,或许比我和小骨小翼需要的恢复时间更长,是羽帅?也不,羽帅近期内是不会再出现了,那又会是谁?

  是一个被我们完全忽略掉的家伙,是一个就连郭盛都认为,他已完全构不成威胁的家伙,可他又会做出什么来?

  很巧,张伊凡和小槑发现了,那一刻两个小家伙惊得目瞪口呆,那是当他们踏入亚洲,却因为方向有些偏,所以靠近了某个城市,又踏入了某座树林后。

  “吼!”树林里一道极其恐怖的声音响起,一个模样无比狰狞的怪物缓步踏出。

  “什么东西?”张伊凡吓了一跳,新人类?觉醒者?异化者?都不是!甚至也不是某些低等怪物,因为它有着极为类似新人类的外表,却毫无理性可言。

  准确来说,这种生物应该被称之为亚新人类,是某个疯子创造的词汇,可张伊凡明显不知道,他还当这是一只丧尸呢。

  咳,虽然只有十岁,但张伊凡好歹生活在新时代,行尸走肉那种电视剧还是看过的,哪怕那电视剧上明显写着几个大字,18x!坑有肠技。

  很难想象某广电的影视分级制度是怎样的奇葩,生活大爆炸那种搞笑片都禁播了,而行尸走肉这种18x,却连十岁小孩都能随意观赏,哎!

  所以那一刻,张伊凡的本能反应是拽住小槑扭头就跑,毕竟对一个孩子而言,强弱并不重要,怪物丧尸永远最恐怖。

  但那一刻的树林中,出现的怪物又何止一个!

  小槑倒是不很害怕,还眨着大眼睛靠了上去,还试图摸摸那怪物的脑袋,却没想到那怪物张口就咬她,更没想到那怪物的利爪横行抽扫了过来!

  其实不管是否亚新人类,实力都远远不如小槑和张伊凡这种精锐级的,所以那怪物立刻被小槑一脚踹飞,又被张伊凡瞬间剥夺了意识,但……

  怪物利爪擦过了小槑的发梢,小槑的半截头发陡然消失!

  女孩吓蒙了,这是怎么回事?就算头发被切断,至少也该飘落吧?怎会完全消失!

  脑海中,她似乎想到了什么,和某些敌人交手时,她好像见识过这种异能,是高宇生!是分子崩散?难道面前这怪物是高宇生变得?

  小槑猜错了,就算那只怪物是高宇生变得,他也仅仅能变成一只,不可能树林里所有怪物都变成这样,而当那些怪物靠近她们时……

  咔,一只怪物的双爪按在一棵枯树上,树木陡然消失,咔,另一只怪物的爪子拍在地上,地面轰然凹陷,碎石消失了,连沙土都没有了,连灰尘都不见了!

  似乎并不只有一只是高宇生,而是所有的怪物全部都是高宇生!哪怕每一只都不如那名精锐级新人类强大,但异能却几乎同出一撤。

  为何?高宇生已被我毁掉了意识,此刻和活死人毫无区别,之后又经历了什么?

  高宇生被某个疯子带回了长春,那一刻,疯子在喘息,在狂笑,在破口大骂,他完了,他无法战胜任何一名强敌,被夹在混乱军团和裁判官之间,根本没有生存机会。

  所以那一刻疯子咬牙道:“我完了,但你们也别想好!”

  他会怎么做?金宗宇不知道,但从那天开始,某个疯子就钻进了长春的科技实验室,一连三天都没出来,同时每一天,都有几名被折磨到惨不忍睹的科学家尸骸被抬出。

  “完不成的话,我就用最最残忍的手段弄死你们!”疯子如是说,他真能做到,他甚至将一名科学家折磨到,旁人再也看不出那是一个人类!

  许是因为恐惧逼迫吧,三天,那些科学家真的想到了一个办法,亚新人类的实验为何会失败?因为亚新人类无法控制异能!那就彻底封杀它们的异能,将其变成一种类似行尸走肉里的丧尸好了。

  可这样一来,亚新人类又没有强大实力了……

  没关系!先封杀异能,让其生存下来,再强行注入异能,让其变强,事情不就解决了?但哪里来的异能可注入?

  那一刻,疯子看向了某个意识全毁,和植物人毫无区别的高宇生。

  “你疯了,他是你部下!”金宗宇嘶吼道。

  可惜,金宗宇说的是废话,疯子又怎会不疯?于是,高宇生的结局很惨……

  他被我焚毁了意识本就够惨,又被疯子切成了无数段,甚至消融成血肉黏液,制作成了某种强行注入异能的养分!因此才有了那么多和他无比相似的亚新人类。

  郭盛说,末日终结前,会有一刻至暗之时,至暗之时开启前,又会先席卷一场暴风雨,他完全猜对了,而这场暴风雨就是某个疯子。

  那天,亚新人类的实验成功了,金宗宇吞了口吐沫问道:“你打算一次性制作多少这样的部下?一万?两万?”

  其实问出这句话时,金宗宇的心已无比颤抖,将一两万个活生生的平民改造成怪物,这或许比裁判官开启末日更残酷也说不定。

  但他依旧没想到……

  这段时间,太原附近的反抗军基地都在休整,诸多高手都在休息恢复力量,所以谁都没去看看长春那边的情况,可谁也想不到的,长春已经没有活人了。

  因为那个疯子的答案是,全部!

欢迎大家访问:飞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txiaoshuo.com/book/58656/33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