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到安云庄的时候已经是快午时,空中的骄阳已经悬挂在头顶上,片刻,身着豆绿罗裙的婢女就端着菜品鱼贯而入,午膳设在安云庄东北角的开满杜鹃花的院子里,座椅的四周簇满着艳丽多姿的杜鹃花在翠绿的叶片中。

    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膳食,萧阳不禁觉得肚子饿了,目光一亮说:“早就听闻长公主府的膳食是罕都自一绝,今日如此口福品到长公主府的膳食,本公主今日这安云庄就不算白来了,乔欲每次说起长公主府的饭菜时总是一副流口水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府的厨子可是整个罕都都叫得出名号的,据说是长公主从兖州带回来的名厨,尤其擅长唐暮江南的精美菜肴,只要是在长公主府用过膳的人,无一不对长公主府的膳食赞不绝口,尤其是乔欲,长公主府在膳食方面的盛名,有百分之六十都是他那一张嘴吹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当不得萧阳公主如此赞誉,府中的厨子是母亲从民间寻来的最普通不过的人,至于罕都传的那些话,都是乔欲胡乱说的,不过,今日的膳食的确是出自那一位厨子之手,还请萧阳公主品尝。”虞萧神色自若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萧阳的赞誉,虞萧内心激动的飞起,不过还是强压下了心中的激动,在他和长公主的眼里,那厨子的确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人。听说他要在安云庄宴请三朋四友,他母亲直接让杨师傅跟着他来了安云庄,此时他无比的庆幸没有拒绝母亲的安排。

    萧阳低眉为冷暮夹了一筷子的芙蓉玉片放在盘子里柔声说:“这一道菜是唐暮江南云溪的特色菜,以芙蓉香汤为底,其中点缀云溪中的青虾片,就像是晶莹剔透的白玉。这一道菜最是清淡,你可以尝一尝,若是真有唐暮那样的味道,那就是当之无愧的人间美味。”

    冷暮心满意足的吃下萧阳为他夹的菜,入口就是一股淡淡的清香,其中泛着芙蓉花的清甜,白玉般的虾片晶莹滑嫩,心下更加的认同萧阳对这一道菜的赞誉和推崇。怪不得她会一反常态的在大庭广众之下为自己夹菜呢!

    “不错,很特别的味道,我很喜欢,芙蓉和虾片的交融有一种清甜的味道。”既然喜欢萧阳推荐的菜,他毫不吝啬的赞美,他知道她最想听到的就是自己说出这样的话,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事实,她的确是很喜欢这一道带着芙蓉味道的唐暮名菜。

    一顿饭下来,整个桌面上基本是杯盘狼藉,每一个盘子也基本是空空如也,看到这样的场景,虞萧心中扬起骄傲的小火苗,这一次安云庄的聚会,全部都是他一个人安排规划的,朋友们能够吃好玩好就是对他最大的安慰,心中的喜悦已是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午膳后的萧阳和七月,在安山脚下静坐了约莫半个时辰,沐亲王府的管家就火急火燎的出现在安云庄,看到冷暮和萧阳的身影就急冲冲的上前神色不安的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毕竟是自己府中的老人,冷暮看了一眼跟在身边的虞萧,神色不变的说:“无妨,这里没有外人,有什么事就说吧,看你神色匆匆的样子,估计是府里出了大事吧!”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你们出府后,颜侧妃在府中闹了一会儿,把她的小院子搅得天翻地覆。后来突然就出府,跟着颜侧妃的人回来禀报老奴,那颜侧妃进宫去了。老奴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才驾车到安云庄寻王爷和王妃。”老管家眉头微皱,他实在是对颜家的那一位侧妃不喜,早在她还未进王府的时候就已经是声名狼藉,若不是萧阳公主,她还会是自家王爷的正妃。在他的眼里,颜侧妃是配不上自家王爷的。

    这刚进府就想进宫给自家王爷找碴,令老管家心中更要的厌恶,他是沐亲王府的老人,从沐亲王还是孩提的时候,他就已经伺候在王爷身边,王爷和宫中太后皇帝的关系,他最清楚不过。太皇太后最不满意颜氏侧妃,颜侧妃更不会去太皇太后的宫中自讨苦吃,听说颜氏早就已经是皇上的眼线,估计进宫就是为了传递沐亲王府的消息。

    冷暮目光微冷,眸子深处闪过杀意,这几年,他一直容忍着颜氏这一个未婚妻,并不代表着他就不管颜氏和皇帝之间的某种交易,这一次颜氏进宫必定是为了今日赴宴安云庄的事情,也不知她会在冷炀的耳边怎样的添油加醋、指鹿为马。

    乾坤殿中,空气凝固成冰,偌大的宫殿只有冷炀和颜襄两人,正如冷暮猜想的一样,颜襄将冷暮和萧阳去安云庄赴宴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胡乱说了一通,她无法忍受被人冷落的日子,刚入沐亲王府,他就意识到全府上下对自己的鄙视和敌意。

    乔欲送帖子的时候,她心里就暗自下定决心,一定要随冷暮和萧阳赴宴,和乔欲玩得拢的人,无外乎不是皇亲国戚、功勋贵族。她最渴望的就是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。今日府门前的受辱,她不会这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冷炀听了颜襄添油加醋的话后,心中一股怒火,无意瞥见面容姣好、身段风流的颜襄,心中更是升起一股无名邪火,身体开始国火热,全身的血液都极速的朝下身的某一个位置而去,尤其是那媚眼如丝的眸子,无端的勾着他的心弦。

    这几日他一直在乾坤殿处理政事,连后宫都没有踏步,此时看见娇媚又可人的颜襄,一颗心早就已经火热,尤其是想到颜襄还是自己的弟妹的时候,他再也压制不住心底的欲望,看向颜襄的目光更加的**和直白。

    正好,乾坤殿的内室里有皇上主子的床榻,冷炀心有算计的将颜襄引到内室,颜襄在闺中的时候学了无数勾引男人的手段,看到冷炀毫不掩饰的欲望的时候,她哪里还不知道冷炀心中的想法,心下飞快权衡,做皇帝的女人可比做不受宠王爷的侧妃好多了,于是半推半就的就随着冷炀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冷炀早就已经忍不住,眼前的温香软玉早已经勾得他魂不守舍,颜襄一随着他进内室,他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颜襄身上的衣裳,看着如牛奶般白皙丝滑的肌肤刺痛了他的眼睛,恶狼扑食般的将颜襄压在自己的身下凶猛的驰骋着。

    一室旖旎缠绵,看着娇滴滴的女子,冷炀心中畅快无比,更重要的是眼前的女人是他最忌惮、憎恶的冷暮的女人,如此羞耻和禁忌的事情,他的心中愈加的刺激,而且眼前的女人太新鲜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依妾身看来,沐王爷和萧阳公主之间情谊渐深,那萧阳公主更是不把妾身放在眼里,今日妾身本是打算去看看沐王爷和萧阳公主在安云庄上都与接触,只是无论妾身怎样的哀愁,王爷和萧阳公主似乎都排斥妾身介入他们的生活。”颜襄面色潮红的在冷炀跟前儿上眼药,那些将她踩在脚底的人,她都要一一的清算。

    此时的冷炀心满意足,哪会让怀中的美人心伤,连声说道:“美人儿放心,沐亲王府里的那两个人,朕自有打算,他们嚣张不了多久,你只管在沐王府好吃好喝的住着,将沐王府搅得天翻地覆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唐暮的剧变很快就会传入罕都朝堂,到时候她萧阳再也没有恣意妄为的资本,冷暮软弱了这么多年,早就已经是罕都的透明人,当初随冷暮出生入死、血染靳北的那些亲信早都已经死的死、失踪的失踪。即使冷暮心中起了心思,他的手中也无人可用。

    “皇上,妾身自然是听皇上的,妾身已经是皇上的人,自然是希望皇上如愿以偿,请皇上放心,皇上交给妾身的事情,妾身定竭尽全力。”颜襄娇媚的声音带着羞意,她最会揣摩男人的心思,见冷炀眉宇间的冷意,心中更是得意。

    安云庄得到颜襄进宫消息的冷暮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她进宫就进宫吧,我整个沐王府都在那一位的眼皮子底下,她颜襄不过就是记恨着今日的耻辱,在那一位的耳边去煽风点火罢了,我的身边已经没有任何值得他谋算和忌惮的东西,即使颜襄进宫,不过就是浪费口舌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,乾坤殿那一位一直打压着沐亲王府,真个沐亲王府都在冷炀的控制之下,即使冷炀心中容不下他这个眼中钉肉中刺,也不敢再有所动作,毕竟太皇太后和朝中的大臣不会任由冷炀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由于颜襄进宫的事情,萧阳和冷暮也不好再继续待在安云庄,虽然皇帝的人一直跟在他的身后,但是谁也不知颜襄进宫究竟说了怎样的话,最好是尽快的回王府。

    回了沐亲王府,颜襄也前脚刚刚踏入府中,她正在她的小院子里清理着宫中赏赐的奇珍异宝,面色含春的把弄着手中的珠钗,她从未见过如此珍贵耀眼的珠钗。想到皇上对自己的温柔,颜襄脸颊爬满了红晕。

    “小姐,王爷和王妃来了。”颜襄身边的贴身丫鬟神色紧张的在颜襄的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今日颜襄入宫,是由她伺候左右,她自然清楚颜襄在宫中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,那可是禁忌**的事情,一想到自家主子做的事情,她就心中一片寒凉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飞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txiaoshuo.com/book/94832/392/